SharleenWangwang

古老的理发店,白白的转椅,记起几岁时,给我理发的叔叔,穿着白大褂,怪好奇的

记得小时候,爷爷总会拿着秤来秤着买回来的东西

马頔说 我写过一首歌 常有人听完后说它太悲伤 接着问起 这首歌里是不是有一个故事 我说 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 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 你掉的眼泪 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。